• 提升商贸行业
  • 市井文化的商贸交响乐
  • "丝绸之路" 促进沿线各国商贸往
  • 特朗普上台 俄方贸易制裁问题有望
  • 2016我国对外贸易摩擦多发 轻纺遭
  • 参院险些上演“全武行”
  • 去年对华贸易争端创新高 钢铁行业
  • 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
    1.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市井文化的商贸交响乐

    发布时间:2017-04-17 12:21 浏览次数:次 来源:未知
      集市上商贩叫卖吆喝的喊声以及为吸引顾客而借助器物发出的特殊响声称为市声,它反映了商贩们的文化素质,甚至代表商业和商人的部分活动,以此掩盖劳动和生活的艰辛,构成了一曲地方性市井文化的商贸交响乐。
     
      在古代,市声被称为“炫卖”,炫,古语意为“沿街叫卖”。最初认识市声的太原人,可以追溯到战国时孟子的母亲,她的籍贯就是并州仉村人。孟母位居中国“贤良三母”之首,但她没有认可市声。为了孟子的成长,她从坟地附近搬到了集市附近,兴许孟子悟性很高,很快“其嬉游为贾人炫卖之事”(《列女传·邹孟轲母》)。孟母吃惊之余,感到此处的环境也不利于孟子的成长,于是毅然“三迁其家”。可见当时的市声是多么吸引人。
     
      太原的文人墨客早已有描述市声的记载。如大唐诗人白居易在其所作《白氏长庆集》之中写道:“……至于缮写模勒,炫卖于市井,或持之以交酒茗者,处处皆是。”其中有“炫卖于市井”之语,可见当时的商品经过流通领域时需先过“炫卖”这一关。还有元初文坛盟主元好问的父亲元德明所著《太原古城惠明寺塔秋望》诗曰:“浩浩市声争晓集,畇畇原隰但秋耕。”诗中一幅秋后晋阳早市人声喧嚣热闹的画面跃入眼前。
     
      与老北京的“鼓书”、天津的“逗哏”市声相比,咱老太原的市声具有本地“梆腔”的韵味,即言简意赅,又好听顺口,有闻声如闻其味之感。它有很多讲究,如在大街上吆喝,要拖长声调,既要让深宅大院的老人小孩听见,又要透出优雅新颖,不使人感到野腔野调或油腔滑调;在集市上吆喝,要音短甜脆,一气呵成,给人以干脆利落的感觉,一听就想买。
     
      常见的是卖啥吆喝啥,如“凉粉-灌肠”“卖黄瓜、西红柿、茄子、豆角角嘞-”“卖香瓜来啊,香来个脆啦-”;有的是吆喝商品产地、价钱:“太谷西瓜,又沙又甜”、“嗨-忻州灯笼红,一块钱三斤”;有的吆喝是以物易物,如“换大米来-晋祠大米”;有的吆喝是修修补补,如锢锅人吆喝“换茶壶底-锢漏锅来”;磨刀人吆喝“磨剪子来-锵菜刀”,“刀”字后的声调悠扬动听,回嚼起来似有余音绕梁之味。也有些商贩把吆喝词串成太原莲花落,诙谐生动,清脆响亮,如街头拉板车卖烧土的吆喝声:“俺们名叫二不溜,人们叫俺二百五,家住山西太原府,每天起来卖烧土。烧-土!”烧字声音既高又长,土字声后短急收,很有特色。这些具有太原浓郁方言的特色市声并不让人厌烦,有时还让人感到寂寞中的相伴,甚或传递来某种恬然和安慰。
     
      有的商贩手敲不同的器物发出悦耳的响声,这些器物的名称、形状及音响又各具特色,久传成俗,以此代表了该行业的市声,又或称为“代声”。如理发匠的“唤头”(即音叉),卖香油的“梆子”,小货郎的“拨浪鼓”(亦称“惊闺”“唤娇”)以及耍猴的敲锣、卖老鼠药的打竹板、卖花盆的边走边敲,都是流传很普遍的市声。旧时市声有许多习俗和规矩,如理发匠的“唤头”即有“三忌”,一是在寺庙前不能响,怕惊动鬼神;二是在同行店铺前不响,怕搅乱同行生意;三是过河过桥不响,怕惊扰四海龙王。
     
      还有的小商贩走街串巷之时,一边有节奏地敲击响器,一边配以有韵味的叫卖声,犹如优美的乐曲,清扬流畅,后面还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孩子们帮着哄耍。更有甚者编成山西梆子叫唱,如卖二胡的边走边拉边唱,吸引着一些老戏迷们不时凑上来哼哼两句。因此,老太原的市声可谓淳朴之中透着提神的活力。当然,市声中也避免不了那些没有情感、没有乐趣的噪音。
     
      如今的市声虽然也常见,但经营者多是把叫卖声录成普通话后用扩音设备轮番播放,已失却了当年的市声风貌。也有少数收废品的小贩还保留着吆喝声,几十年前“收烂货来-破布塑料烂鞋、废铁废铜废锡”的词句,已更新成了“收旧家具来-冰箱彩电洗衣机”,虽无当年市声的味道,却也见证了人们生活水平和物质代际更新的快速提高。
     
      老太原的市声见证了传统晋商文化的外在表现,它是太原语言文化、风土人情、社会习俗共同合奏的交响乐,它的“音画”是龙城人文历史知识和美的享受。

    澳门新葡京 澳门银河 澳门金沙 威尼斯人
    版权所有:诚伟商贸有限公司